曾寻她十万大山玛尼堆前胜幢谈经愁思三千
却不料遇见在港城之西她花颜颓惨不复去年
闻说情郎高头大马曽许她十里桃花青丝白发
却原来当日情话已成昨日黄花流年情淡爱寡
他愿接她归家

他曽独坐寒窗十年秉烛淡影残月轩梦长安花
怎叹命薄侯门后生酒肉骏马张灯结彩踏云霞
自喃光阴十年白费又年又是褴褛青叶陋室家
泪目嗟叹世情寡淡孤身势浅难有玉树紫金笄
她暖他杯热茶

他曾于梅雨节气青衣水岸驿道立清朗一酒家
不料官家强人跋扈日食夜饮饕餮吃喝难自暇
冬日渐进寒山白雪青衣水冰酒家闭倒更思她
白手归家再不入城幻梦贵臣商贾官宦富贵榻
她泣他怎不早归家

她引线穿丝细编渔网他鲸油抹布精修老木舟
她虔诚焚香祷告妈祖求他出海安康信报海鸥
他渔舟载满鱼儿满面春风她紧抱诉盼夫码头
他已是百里富贾他对她专情尤胜当年她侧首
他疼她见白发

……

如今他已鹤颜白发岁月斑驳
如今她已驾鹤西去忘川渡劫
他仍站在夕楼唱岛歌

ning